祁苑玲:开启云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

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就意味着增长速度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意味着经济发展方式,由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益型;意味着优化经济结构,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意味着转换增长动力,从主要依靠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等因素转向更多依靠创新驱动。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全面总结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的决定性成就,系统分析了新发展阶段面临的新形势,宣告正式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值此新的历史方位,立足云南的现实和差距,寻找适合云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路径,推动云南与全国同步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深刻认识高质量发展的内涵

经济高质量发展,就是经济体在投入上通过科技手段合理配置生产要素,推动效率变革,实现资源要素配置由粗放经营转向集约节约经营,使资源要素的利用效率大幅度提高,在产出上,通过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推动质量变革、动力变革,使产出品质和效益明显提升。从广义角度看,理解经济高质量发展不仅仅限于经济增长范畴,还应考虑社会、政治、文化、生态等方面的影响因素。

高质量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要树立和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按照新发展理念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是大趋势,其中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解决发展的动力问题;协调是持续健康发展的内在要求,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绿色是永续发展的必然条件和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的重要体现,解决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问题;开放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解决发展内外联动的问题;共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解决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高质量发展,是高质量的供给和高质量的需求相统一的发展。从供给看,高质量发展应该具有比较完备的产业体系,网络化智能化的生产组织方式,强大的创新力、品牌影响力、核心竞争力以及发现和捕捉需求的能力。从需求看,高质量发展应该不断满足人民群众个性化、多样化、不断升级的需求,这种需求又引领供给体系和结构的变化,供给变革又不断催生新的需求。高质量发展,是投入产出效益最大化的发展。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标志是不断提高劳动、资本、土地、资源环境等要素的投入产出效率,不断提升科技进步贡献率,不断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经济发展就是要提高资源尤其是稀缺资源的配置效率,以尽可能少的资源投入生产尽可能多的产品、获得尽可能大的效益”。高质量发展,是经济循环通畅的发展。经济循环是生产与流通、分配与消费、虚拟与实体、国内和国外良性互动的过程,是经济持续发展的基础。高质量发展,是科学合理进行收入分配的发展,收入分配既是经济运行的结果,也是经济发展的动力,收入分配的质量好坏,直接反映经济结构的优劣。

准确把握云南的现实和存在的差距

2019年全省生产总值2.322375万亿,常住人口4858.3万人,人均生产总值47944元,低于全国人均水平,全国人均GDP为70892元,云南仅相当于全国的67.63%。云南省16个州市,只有昆明和玉溪人均GDP达到全国人均水平,其他14州市均未达到,最低的临沧、文山与昭通人均GDP不足3万元。从近年的发展看,云南生产总值排名有提升,从2013年的第24名晋升到2019年的第20名,人均GDP从2013年第29位(倒数第三)晋升到2019年的第24位。

云南经过这几年的跨越式发展,有了很大的进步,摆脱了贫困,取得了脱贫攻坚的胜利;加大了基础设施供应的能力,高速公路通车里程9000公里,其中5000公里是“十三五”期间修建的,高铁旅程1200公里,都是“十三五”期间实现的,城镇污水处理率达95.45%;夯实了民族团结的基石,筑牢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森林覆盖率、九大高原湖泊的水质、空气质量等大幅提升,推进了生态文明建设;扩大了对内对外开放,深化了服务和融入国家发展战略和全国发展大局的能力,提升了在全国的地位。这些进步,是真抓实干的结果,这些进步使我们看到,云南不仅有发展的潜力,也有发展的能力。

当前看,云南依旧是欠发达地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突出,民营经济占比偏低,进出口总额占经济总量的比重基本在10%左右,全国在32%左右,2019年四川为14.5%,广西为22.11%。云南在优化空间布局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优化产业结构,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转变发展动力,扩大对外开放等方面尚有很大的差距。尤其重要的是,省委书记阮成发在省委十届十一次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指出:云南“三个10%”的要害短板,即工业增加值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0个百分点左右,城镇化率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0个百分点左右,中等收入群体的比例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0个百分点左右。这“三个10%”,分别代表了“产”“城”“人”三个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关键要素,这就是云南的差距,是云南最显著、最现实的短板。差距、短板是问题,也是潜力,蕴含着发展的巨大发展潜力,有望通过经济高质量发展得到挖掘。这些差距蕴含着约6000亿元的工业增加值,540万城镇人口,530万中等收入群体。专家测算,每增加1个城镇人口,可增加约8万元的投资和2.5万元的消费。由此,这“三个10%”也蕴含着4300亿元的投资和1300亿元的消费。

云南拥有良好的发展条件、独特的区位优势、巨大的发展空间,找准方向,明确定位,扎实推进,未来5至10年,云南要实现大发展、大跨越、大前进、大提升。

切实研究云南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路径

准确把握云南在新发展格局中的发展定位,深入研究分析在国内大循环、国际国内双循环中的位置、比较优势、有效突破点。努力把云南建设成为强大国内市场与南亚东南亚国际市场之间的战略纽带,“大循环、双循环”的重要支撑,有必要从现代化经济体系,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同构为目标的区域协调发展,优化国土空间、夯实生态保护的基础,全面扩大对内对外开放等方面获取有效路径。

一要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需求侧相结合。推进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所需要的物质、精神需求深度结合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着力解决人民的需求,推进云南潜在优势向经济优势转换。加大对云南优势资源优势产业优势市场的研究,扩大产业吸引和承接转移的力度,推进高技术引进和自主创新,实现产业迭代升级。打好世界一流“三张牌”,推进能源与矿冶的结合,实现水电硅、水电铝一体发展及其深加工;推进轻工业与重化工工业的结合,实现石化纤维、纺织服装加工与已有的石油炼化、煤化工产业相统一;推进第一产业与二、三产业的融合,实现高原特色农业与绿色食品加工营销的结合;推进美丽云南与健康生活目的地的统一,实现康养、文旅融合发展;推进内外两个市场的需求与生产能力的统一,实现内引外联的加工贸易全面发展。

二要推进区域协调发展,优化空间布局。云南的人口在空间分布上较为分散,滇中经济圈(昆明、曲靖、玉溪、楚雄、红河州北部七县市)现有人口约1800万,沿边25个县有人口约700万。仅有一个Ⅰ型大城市,属于典型的单中心省区,全省一个中心即昆明市,但是昆明市的首位度并不高,为27.9%,对全省的带动辐射能力不足,虹吸效应明显。展望现代化经济,从发达的国家到我国的发达地区,都呈现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人口和经济活动高度集中在都市圈、城市群、城市带。结合云南情况,必须重点推进滇中经济圈的发展,未来10年到15年滇中经济圈集合2500万至2800万人口,并促进城市群的联动发展,在经济活动、产业分工、互联互通、市场一体化等方面得到共同力量。沿边25个县要加强抵边建设,巩固边疆,通过产业发展、口岸经济、通道经济等吸引800至1000万人口。滇中与沿边地区之间的广大空间,重点发展州市县区中心城市,并根据生态空间特征研究粮食种植、经济林果种植的适宜条件,因地制宜调整出适度的空间,恢复生态、恢复山林、恢复湖泊草场。做到集聚滇中,巩固沿边,推进乡村振兴、乡村人口市民化与新型城镇化协调发展,实现区域经济中心、西南安全屏障和西南生态屏障的良性结合。

三是推进全方位高水平对内对外开放,成为国内国际深化合作的桥梁纽带。云南最大的优势是区位,最关键的机会在开放,要“东引西联”推进全方位高水平对内对外开放,对内通过长江经济带与长三角、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深化合作,通过西江经济带与珠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深度合作;对外主动服务和融入“一带一路”,切实担负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战略枢纽的责任,在中缅、中越、中老经济走廊和合作交往中担负主要建设责任,形成重要支撑。要把强大的国内市场与广阔的国际市场结合起来,担负起新发展格局的重要节点的责任。要建设科技创新中心、金融服务中心、教育辐射中心、文化交流中心,发挥云南在科技、金融、数字经济等方面的比较优势,推进贸易创新,真正形成产业高地,拥有辐射能力。要解决跨境产业、跨境贸易、跨境物流、跨境金融、跨境电商的困难,实现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经济循环流转和产业关联畅通。要加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综合交通建设、实现多式联运,在物流量、客流量上实现倍增。要提升中国一南亚博览会、中国一南亚合作论坛、各种边交会等的国际化、专业化水平,成为经贸合作、民间交流的载体。

来源:学习强国-云南学习平台

祁苑玲,中共云南省委党校(云南行政学院)干部教育学院院长、教授

(审核:朱锐勋)

(编辑:任成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