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释法》:一场扑朔迷离的遗产继承纠纷 兄弟养子谁是真正遗产继承人?

明确的遗嘱分配,因为2份意外的“放弃遗产继承申明”而变得扑朔迷离。法庭上的亲情对峙,最终让不尽赡养义务的养子失去了继承权。

 

案情

遗产继承惹争议

1988年,昆明男子马某与女子杨某登记再婚。2011年,马某去世,3年后,杨某也去世了。

2人去世后,留下了一套系夫妻共同财产的房产。根据杨某生前留下的遗嘱,位于昆明市顺城街新月花园的这套房产中,属于杨某的份额由其两名兄弟杨某甲、杨某乙各继承50%;杨某的存款、丧葬费全部留给杨某甲、杨某乙,两人各继承50%;房产内的所有家具、电器中属于杨某的份额,由杨某甲、杨某乙各继承50%。

继承杨某遗产过程中,杨某甲、杨某乙和马某的5名子女发生争议。2015年1月,杨某甲、杨某乙与杨某的养子丁某沟通时,被丁某告知,如果同时存在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的情况,法院不予立案。

不明就里的杨某甲、杨某乙各出具了一份放弃遗产继承申明,称自愿放弃姐姐杨某遗产继承权。随后,杨某甲、杨某乙将丁某与马某的5名子女、孙辈告上法庭。

判决

“放弃申明”不具法律效力

该案经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争议房产由马某的5名子女、孙辈共同继承,5人支付丁某房屋补偿款408720元。杨某的存款2414.57元由丁某继承。

面对这份判决,杨某甲、杨某乙认为,丁某已经几十年不与养母杨某联系,也没有尽到赡养义务。丁某用欺骗的手段诱使2人放弃继承权,获取了不属于自己的巨额财产。杨某甲、杨某乙遂向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法院驳回了两人的诉讼请求,两人又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昆明中院审理后认为,杨某的自书遗嘱真实合法有效。丁某让杨某甲、杨某乙出具放弃继承遗产的申明,理由是“如果同时存在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的情况,法院不予立案”,而事实上法院已于2014年12月24日立案,丁某向杨某甲、杨某乙隐瞒了法院已经立案的事。

杨某甲、杨某乙出具申明的本意并非放弃继承。案件一审中,丁某向法院隐瞒了杨某甲、杨某乙持有遗嘱的事实,分得遗产后,也并未与杨某甲、杨某乙协商所得遗产的处理情况,杨某的遗产应按遗嘱继承处理,丁某不享有继承权。

据此,法院判决丁某返还杨某甲、杨某乙441935.43元,以上款项杨某甲、杨某乙各享有50%。

释法

民法典明确最后订立有效遗嘱效力优先的规则

继承纠纷案件在目前法院受理的家事纠纷案件中占有很大比重。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程度的提高,财富传承的价值也相应提高,加之人口老龄化及婚姻关系复杂化等因素影响,使得继承法律关系复杂化。

云南雁序律师事务所律师白杰认为,在继承纠纷案件的处理过程中,作为遗产的财产形态呈现出越来越多的表现形式,除了传统的有形财产外,如股权、知识产权等财产性权益占比增加,被继承人婚姻、收养等关系变动,使得法院在认定遗产范围、继承人资格、继承依据等方面需要审查的事实和法律关系更加错综复杂。

该案中,就存在再婚家庭中的子女、继子女、养子女关系,以及与第二顺位继承人的兄弟姐妹之间的继承关系。同时,因为遗嘱的出现,还存在甄别遗嘱效力、放弃遗嘱书面声明的效力及按遗嘱继承还是法定继承分割遗产等问题。

由于继承纠纷争议焦点零散,审查事实需要回溯的时间较久远,继承纠纷案件审理时限往往比其他民事争议案件的审限更长,诉争事实能否查明及诉讼结果的不确定性更大,争议各方的诉讼风险较高,诉讼成本也更高。

为最大限度防止或减少遗产继承领域的纠纷产生,白杰建议,应尽早订立遗嘱,定分止争。要明确财产的权属,同时格外注意不同遗嘱的形式要件,确保遗嘱的效力,以免潜藏新的争议。需要提示的是,民法典对原继承法关于公证遗嘱效力优先的规定进行了修改,明确了最后订立的有效遗嘱效力优先的规则。

同时,继承人应恪尽扶养、赡养义务。法律明确规定了丧失继承权的若干情形,敬老孝亲是最大的美德,履行义务也不能投机取巧,尽孝不光是物质方面的付出,还包括对老人的陪伴、照料、给予精神上的慰藉。

此外,要注意收集保存证据,日常照料老人的相关医疗、购物、旅游票据、单据、照片等均可作为履行赡养义务的凭证。继承开始前,老人传承财产的变动、增值,要保留好相关协议、单证,如分家协议、投资合作协议、翻建房屋的相关资料等,以备发生争议时作为证据使用。继承事实发生后,及时厘清继承关系,尽早对遗产进行分割,避免累积矛盾、争执不清。

 

记者 吴怡 姜燕萍

来源:云南法制报

(审核:朱锐勋)

(编辑:张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