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诚:新时代如何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准确把握新时代特征下的风险内涵,正确认识风险在哪儿、运行规律怎样、各类风险的相互影响等。从思想、制度和行动上精准发力、统筹规划、坚守底线,全面提升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能力和水平,做到未雨绸缪,应对有方,精准研判,及时处置。

党的十九大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放在新时代必须坚决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首。今年1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和我国改革发展稳定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提高防控能力,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党员干部如何把握新时代背景下风险的运行规律,不断提高防范化解风险的能力?笔者认为,既要有坚定的政治定力和战略定力,保持顽强充沛的斗争精神,又要善于把握规律,不断增强斗争本领,提升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能力和水平。

 

准确把握新时代特征下的风险内涵及其运行规律

 

1.从我国国情出发,客观认识风险的特定内涵。

风险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反思能力,是国家、社会和个体在未来遇到某种危害和损失的可能性以及对这种可能性的认识和判断。进一步说,风险存在两种形态:客观风险(现实风险)和主观风险(风险的认知)。从风险的后果来看,风险既可以被理解为机会、机遇,也可以被理解为危险和不确定性。如果应对处置得当,风险可以被降低、避免,甚至可以转化为机会。因此,风险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承受某种程度的破坏、损失、灾难和不确定性,也是建立一种对于风险的认知和反思,从而为预防和化解风险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风险既是挑战,更是机遇。面对挑战,积极应对,控制风险,减少损失;面对机遇,大胆变革,迎难而上,推陈出新,赢得主动。

认识现阶段我国社会风险,要深刻认识我国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发展道路和发展方向。认识到当前我国发展中面对的各种风险,更多是来自内部发展的不协调和不平衡;在中国逐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融入全球化进程中,外部风险挑战日益明显化和复杂化。

 

2.从我国发展实际出发,准确把握风险的变动规律。

随着工业化、市场化、信息化和全球化的加快推进,新形势下我国发展面临的内部和外部、显性和隐性、全局和局部、一般性和重大性等不同类型和程度的风险挑战日益增多,各种风险之间及其内部各要素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关联,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和规律。一是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的风险叠加共生现象明显,存在于不同社会形态的风险同时出现,如自然灾害、贫富差距、网络欺诈、贪污腐败、公共安全等。二是风险扩散的可能性增大。既有来自外部环境的金融、生态、公共卫生、恐怖主义等全球化风险的传导,也有我国社会内部不同领域风险的相互扩散。三是传统社会风险(自然风险)的影响逐步减弱,现代社会风险(人为制造的风险)日益增多。如食品药品安全、基因编辑、网络安全等方面的风险在加大。四是结构性风险和过程性风险并存。长期积累的城乡、区域、阶层和群体之间因发展失衡导致的结构性矛盾,在改革发展进程中不断凸显,需要一定时间和条件才能逐步得以化解。五是风险加大与治理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更加明显,尤其是基层社会风险无法完全在当地化解,导致风险上移、放大和扩散。六是全球化风险加大,既有外部环境带来的风险,也有国内资本、资源、技术和人员“走出去”后遭遇的风险。因此,在风险防范和治理中,既要看到风险的全球性和整体性,把握风险变动的一般规律,又要从我国的国情特征和现代化加速推进的背景出发,认识风险变动的特殊规律。

 

全面提升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能力和水平

 

新形势下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专题研讨班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强化风险意识、提高风险化解能力、完善风险防控机制和发扬充沛顽强的斗争精神等要求,抓住“重点领域”和“关键少数”,从思想、制度和行动上精准发力、统筹规划、坚守底线,确保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大局稳定,推动新时代经济社会高质量跨越式发展。

1.在思想上,强化政治意识和责任意识,通过分批分类有组织地开展风险预防和系统化处置、专业化培训和宣传教育,引导干部群众认清形势,把握大局,凝聚共识,树立正确的风险观。

一是提高对新形势下我国面临的风险总体趋势和变化规律的认识和理解,充分认识到风险挑战和斗争的复杂性,不断强化风险意识和底线思维,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的决策部署上来,压实责任,层层落实。二是通过多种渠道和多样化形式,加强风险文化的宣传普及,推动安全教育进机关、进工厂、进社区、进学校,引导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建立对于风险的正确认识,不断增强安全意识、风险防范和自救能力。

2.在制度上,健全和完善风险治理制度体系,加强风险防控工作机制建设,积极构建风险国际合作机制,不断提高风险治理水平。

一是以推进风险治理体系现代化为目标,构建和完善党委统一领导、政府层层负责、社会积极合作和群众广泛参与的风险治理体制。强化党委政策制定、统筹协调和监督落实的功能;各级政府通过细化目标、落实责任、整合力量推动层层落实,要善于组织和引导社会力量和群众有效参与,提高风险治理的社会化、专业化和科学化水平。二是聚焦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着力完善和创新风险防控工作机制。建立风险研判、预案制定和演练、风险评估、协同合作、应急处置和善后恢复的全流程精细化的风险防范和处置机制,加强和完善统一指挥、综合协调、属地为主、条块结合、灵活机动和经济高效的应急机制建设。三是积极应对全球化风险的挑战,充分发挥“一带一路”、联合反恐、国际气候大会、世界互联网大会、中国与东盟对话机制等多边和双边合作框架,加强和完善风险国际合作机制,推动构建风险治理利益共同体。

3.在行动上,坚持防范为先,着力重大领域,不断提升科学有效的风险处置能力,推进风险治理能力现代化。

一是下好防范风险的“先手棋”。政府管理的目的是“用少量的钱预防,而不是花大量的钱去治理”。新时代风险来源多元化和隐性化特征更加明显,必须善于发挥党的群众工作优势,从日常工作的细微处入手,及时捕捉风险隐患,精准研判,及时处置。二是打好重点领域的主动战。各级党委、政府要主动承担政治职责,不断增强政治敏锐性和鉴别力,高度警惕隐性风险和外部风险,抓住关系到国家政治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的重大风险和涉及民生领域的重大社会风险,第一时间靠前指挥,沉着应对,坚决守住不发生重大风险的底线。

(作者:李诚,中共云南省委党校(云南行政学院)民族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原文刊载于《云岭先锋》2019年5月1日)

(编辑:任飞翔)